100个公主故事在线听 广州有位“天鹅公主” 每年在全世界演出100多场

2017-02-24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ayblog.net/390000/380751.shtml
文章摘要:100个公主故事在线听 广州有位“天鹅公主” 每年在全世界演出100多场,成团打块老大无成粘胶,数量词包涵盘盈。

在欧洲,邱思婷被誉为“东方天鹅公主”,她是第一位考进德国慕尼黑巴伐利亚大剧院的亚裔舞蹈演员,被赞拥有“小提琴琴弦般柔韧而充满表现力”。

到德国,身体和技巧不用补了,要补的变成了语言、文化、艺术理解力。“开始我一句德语都不会。电话费那么贵,爸妈不放心,每天给我打一个电话。”

德国的芭蕾舞教育跟国内很不同,“国内更多是基本功的训练,很扎实牢固的基础。但是芭蕾是古典艺术,跟歌剧、交响乐一起被誉为欧洲古典艺术皇冠上最耀眼的宝石,艺术最终最重要的是感染力,你不是体育运动员,把动作完成就行,而是通过肢体语言传递给观众灵感,打动自己,打动观众。”

邱思婷说,别人羡慕她一帆风顺,从上海到欧洲,都是在插班,但其实她一直都是从后面往前赶,“在上海跳级到三年级,缺了两年的专业训练和基本功,跟同班同学比少说也差了600多天的训练;上课时老师说的所有芭蕾术语都是法语,我连动作的名字都听不懂,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。”

邱思婷的应对方法是“补”:“中午所有人去吃饭午休了,我多练一会儿;节假日,其他同学回家了,我就在练功房练,慢慢把这600多天补回来。”

到德国学习还有一个代价,是放弃了进入上海芭蕾舞团的机会,“爸爸支持我去,因为芭蕾源自欧洲,他说‘如果你想很精湛地修炼这门艺术,应该走到它的源头去研习它’,德国在当代芭蕾的创造力非常强大。”

在曼海姆·海德堡国立音乐艺术学院的学习,是邱思婷芭蕾专业上的大飞跃,她真正开始自信、享受到芭蕾的乐趣,“在老师的不断肯定中,找到了一份自信。你自信,你热爱,才能把它坚持下去。”

第2章 穿越时空跳芭蕾

她是第一个签约这里的亚裔舞者

17岁,刚刚大学毕业的邱思婷,在四百多个来自世界各地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,成为最年轻的、第一个以亚裔舞者身份与慕尼黑国家大剧院芭蕾舞团签约的演员。不久,她便以《胡桃夹子》中的糖果仙子双人舞赢得了第一次热烈的掌声。

“看到舞蹈大师可以用肖邦的音乐把小仲马的《茶花女》呈现出来,那种震撼力是在练功房里练功想象不出来的。”到了欧洲,邱思婷真正体会到什么叫“芭蕾在欧洲有400多年历史,但在中国才走过50个年头”。“大学的时候,主课老师是英国人,世界各国的舞蹈(我们)都要接触。到剧团后,接触到各个国家很伟大的编舞大师的作品,才真正觉得打开了一扇门,原来芭蕾不是像我们以为的只有《天鹅湖》《胡桃夹子》,它的世界是那么丰富。”

在世界一流的芭蕾舞团,邱思婷明白了世界有多丰富,芭蕾就有多丰富,“芭蕾也可以是很现代的,《春之祭》完全打破了古典芭蕾对身体的禁锢,舞蹈要抒发情绪、对生命的理解,不可能永远是古典芭蕾的那么规范,那么飘逸,唯美。这个世界很丰富。”

每年在全世界演出100多场

从2002年到2008年,邱思婷逐渐成长为剧团挑大梁的舞者,她独舞、主演,跟着剧团世界巡演,每年在全世界演出100多场。

“芭蕾带给我一段宝贵经历,跟随着舞蹈周游世界,跟随舞蹈在不同的年代不同编舞大师的作品中穿梭,好像穿越时光一样。一会儿跳19世纪的《天鹅湖》,一下子又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一下子《茶花女》,一下子又特别当代的一个作品。”

让邱思婷最深刻的一次演出,是在意大利威尼斯的凤凰歌剧院,“在特别古老的剧院演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回到了故事发生的地方,好像此时此刻正在发生,特别浪漫。”

有一次在雅典卫城户外剧场演出,“演出前下雨,芭蕾舞台是不能有水的,好容易雨停了,所有舞蹈演员趴那儿擦水。”回忆起巡演过程中的难忘事情,邱思婷咯咯笑,“在欧洲,观众进来看演出时候的那种氛围和环境跟美国中国都不一样。7点半开场,7点钟大家盛装、很期待地跟朋友或爱人进入剧场,伴着夕阳、香槟,真的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。”

第3章 向死而生真天鹅

艺术家需要把痛苦体现在创作中

娜塔莉·波特曼主演的电影《黑天鹅》,让大家对芭蕾舞者充满敬意又有一丝恐惧:对艺术和优秀的追求之路,充满压力。邱思婷则觉得,“其实在任何一个公司都有职场竞争。芭蕾舞没办法潜规则,你一上台完成得好不好,清清楚楚,再潜规则也没用,跳得好大家是能看见的。”

会不会怕自己不够优秀?“角色竞争肯定有,要么你上,要么她上。压力是最好的动力。不够好就练得更好。而且如果是良性的竞争,像奔驰和宝马,一个好的竞争对手会让你自己变得更好。”

她觉得,“如果真的已经坐到巅峰上了,就不能往上走了,只有下坡路了。心态很重要,同一件事情,可以这么理解,也可以那样理解,艺术家不能在一个太安逸的环境里面,需要有痛苦的经历,把痛苦放在创作中去体现,而不要放在生活里。”

放下舞鞋去找作品真正的意义

邱思婷的芭蕾生涯也曾遭遇瓶颈,那就是《天鹅之死》。这部芭蕾经典独舞,动作上没有特别大的难度,但在国外必须是达到舞蹈家级别的舞者才能完美演绎,用天鹅的垂死挣扎,表现人对生的向往,对生命的理解。

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说“向死而生”,不理解死亡的意义,生又有何意义。“当时自己觉得动作已经练得很完美了,但指导老师认为我还没真正触碰到这个作品的意义,说‘你休息两天,到户外走走’。”

于是周末她跟朋友到慕尼黑旁边的湖,看真正的天鹅。“看独处的天鹅是什么姿态,你就会恍然大悟,原来以前在练功房里所有对这个舞蹈的理解都是你想象中的,是在模仿其他舞者。自己看过,才有了自己对天鹅、对生命的理解,再放到舞蹈当中。所以放下舞鞋走出练功房,去找到作品真正的意义,才能把它表现得更富有感染力。”

这次经历如醍醐灌顶,让邱思婷更靠近芭蕾的真谛,此后对她来说,芭蕾的练习不再只是一天8小时锁在练功房,“而是呼吸一样,给自己时间走到大自然走到不同地方,去感受,才能把感受融入舞蹈之中。不只是肢体,也要用心灵练习芭蕾。”

“芭蕾脚”没有什么好炫耀

此前,华为的一幅“芭蕾脚”广告震撼了不少人,画面上,一只脚穿着舞鞋优雅光鲜,旁边的另一只脚赤裸着并伤痕累累,构图对比鲜明,触目惊心,配语是:“我们的人生,痛,并快乐着。”

邱思婷当然也有这样一双伤痕累累的脚,但她觉得这不值得拿来说芭蕾舞者的人生多痛苦辛苦,“穿芭蕾舞鞋,脚趾甲肯定会脱落、磨破皮,必须是那样,家常便饭。没有什么好炫耀,这是我们的日常生活,过不了这一关,不可能成为舞台上的那只白天鹅。”

她觉得,每种职业、每个人的人生肯定都有不容易的地方,“当你热爱这件事情的时候,别人觉得痛苦,对你而言也许是享受。爱它就不觉得辛苦。”

第4章 飞跃登上新舞台

不想永远重复一部经典作品

2008年,在剧团待了6年之后,邱思婷对自己的人生开始有疑惑。这个困惑,让她决定离开剧院,到巴黎攻读MBA。

“剧院一些资深的演员,18岁进入剧院跳《天鹅湖》,28岁跳《天鹅湖》,38岁还在跳《天鹅湖》,跳到身体走下坡路不得不离开,才离开钟爱的舞台。我不希望那是自己的未来。我还是喜欢人生有一些挑战,希望把人生的一些感悟或自己的创意表现出来,而不是永远重复一部经典作品。”

“在剧院会跳很多大师的作品,这是非常必要的过程。”邱思婷离开世界知名剧院的时候,妈妈特别伤心,“老的观念觉得,那么多专业舞者削尖脑袋想进去的地方,你就这么放弃了。可是人生做选择的时候,一定是有所舍弃的。世界级的舞台我得到过、体验过,但是放弃了,没关系,我有自己的舞台。可能我的舞台看起来没有那么大了,但是它是独特的、只属于我的、充满我个人色彩的。”

邱思婷认为,自己现在做的事情,都是在探索芭蕾的可能性,“芭蕾不再只是19世纪的那个《天鹅湖》;现在是信息时代,有爆炸的海量信息,哪些是有意义的、可以融入我的艺术之中的,这是给我们这一代舞者的很大的任务。”

离开舞团后,想在巴黎生活一段时间的邱思婷决定兼修奢侈品时尚艺术管理的MBA学位,“这个决定是我人生的第二个飞跃”。同年,她开办工作室,开始探索自己的芭蕾之路:2009年,举办首场个人专场经典芭蕾之夜《中国情人》;2010年,作为波兰大使馆在华举办的纪念肖邦诞辰200周年活动的闭幕演出——交响芭蕾《足尖上的肖邦》舞遍了上海、广州、北京、布拉格;2011年,携手青年钢琴家孙颖迪在国家大剧院表演《指尖上的芭蕾》;2013年,制作主演首部芭蕾微电影《香奈尔之恋》……

邱思婷对商业机会的选择标准是,“首先,作品要表现真善美,其次是体现芭蕾在文化交流上的作用。用舞蹈沟通中西方的艺术形式,跨界尝试用芭蕾诠释珠宝、表现诗歌……艺术是没有界限的,芭蕾是我跟外界交流的语言,可以表达任何想表达的东西。”

和芭蕾在一起就可以很幸福

舞蹈带给邱思婷愉悦的享受,如果碰到心情不好或者很低谷的状态,她只要一个人在练功房,放着最喜欢的音乐,让身体在最放松自由的状态下舞蹈,就会觉得世界很美好。“这是人生的财富,我不需要有任何外界的辅助,只要跟我的舞蹈在一起,就可以很幸福。”她知道,舞蹈永远不会离开她,“心灵上真正地与芭蕾沟通。所有的舞蹈最后一定是用心起舞,才能感动观众,如果连自己都感动不了,怎么感动观众。”

如果不能在心灵上享受芭蕾呢?“我的很多同学,毕业的时候非常优秀,但现在好多都不跳舞了。包括身边认识的一些舞者,离开的时候,留下的是痛苦的经历。所以,一定要从心灵上享受它,能真正坚持到后面的,一定是享受芭蕾的,哪怕享受的过程伴随着痛苦。”

回望过去,邱思婷发现,随着年龄的增长,芭蕾在自己生命里的位置不停地在变,“小时候只是单纯地喜欢跳舞,跳舞以后,它把我带到世界各地,它成为我的生活方式。以前觉得芭蕾是融入我身体里的血液,时时刻刻都流淌在我的身体里;有时候又觉得芭蕾是情人,我们若即若离,现在慢慢觉得,芭蕾像信仰,因为有信仰,所有过程都变得特别幸福。”

相关阅读